光遇:越想越奇怪,为何大家都相信谣言,莫非集体记忆被篡改?


发布日期:2022-07-30 08:02    点击次数:99


大家好,我是第六君。

有一件事,越想越觉得奇怪。

光遇这个游戏,新季节测试服内容曝光之后,关于白枭发型,有这样一个传言:很久以前,小陈说过,白鸟有个姐妹款。但因为相似度太高,只放出一个。一个是贵公子,一个是浪迹少年。

这段话,经常被光遇玩家引用,用来证实,白枭不是白鸟的替代品,是名正言顺的姐妹款。可是,小陈真的说过这段话吗?

贵公子和浪迹少年,这两个词,很难想象从陈星汉口中说出来,画风太不对,更像是同人文大大的私设, 根据奥卡姆剃刀理论,我们删掉不必要的枝节,只谈主干。主干就是“白鸟姐妹款”这个概念,小陈究竟有没有说过?

虽然每个引用这段话的人,都言之凿凿,但却没有一个人能出示有力的证据。我过去为了引证,也考证过小陈说过的话,每一条我都看过,从未见他说过这样的言论。在光遇贴吧,玩家为了考证这件事,专门开了一个贴。

破案了

最终,自由交易破案了。这个姐妹款的说法,出处来自小陈2020年9月17日在推特的发言。

玩家:老玩家听到毕业礼可以复刻,有点失落。毕业礼复刻,能否和原物品细节上有所不同?

小陈:肯定不一样了,不然当初的玩家还有什么可以炫耀的呢?

这就是白枭头是白鸟头姐妹款的出处。我个人认为,从这段话就断定,白枭头是白鸟头的姐妹款,不严谨,存在断章取义,过度解读的嫌疑。是谣言。

会发生这段对话,和小陈对毕业礼问题的态度有关。

小陈对毕业礼问题的态度

一开始不会复刻,没有任何返场计划。 但后来,他承认,可能以礼包形式回归。但没有确定下来,因为礼包的定价是个难题,要让新旧玩家都感到满意。

一,2020 8.2

我什么时候说过了,叫他们拿出证据来(有人用微博上毕业礼会复刻的p图问小陈。)

二,2020 8.4

短期内没有(复刻)计划。

在国际服,我们已经说过毕业礼没有任何返场计划好多次了,是国人选择性忽视么?拜托帮忙传一下。

三,2020 9.15

玩家:毕业礼能不能以礼包的形式回归?

小陈:我们内部也在讨论,如果以礼包形式,什么价格才是对新老玩家都公道?

分析

注意小陈这里只是表示,他们也在讨论。毕业礼以礼包形式回归,他们考虑过,但是,礼包的定价让这个计划陷入了瓶颈。因为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定价,才能对新老玩家都公道。

因为他语气有所松动,被玩家认为,毕业礼有返场的可能性。所以到了同年9.17日,才会发生那样的对话。老玩家问他,毕业礼如果真的返场,能否细节上不同。 他顺着玩家的问题回答,肯定会不同。

整件事就是这样。

结论:没有任何证据能表明,小陈承认白枭是白鸟的姐妹款。这属于玩家的强行解读。

情感上,我也希望白鸟和白枭是姐妹款,但是,需要举证的时候,不能用玩家自己臆想的概率当证据,这样没有说服力。

曼德拉效应

所以,这只是光遇玩家的一次集体曼德拉效应。我们常用曼德拉效应,来形容集体记忆错乱。

曼德拉效应在生活中无处不在。有时候,曼德拉效应,是故意的。人们脑补了一个答案,它比事实看起来更像事实,所以一厢情愿相信了这样虚构的“事实”。

比如,“56个民族,56朵花。”这句脍炙人口的歌词,其实应该是“56个星座,56朵花。”

比如,暮土是暮土,而不是“墓土”。 比如禁阁的二楼才是一楼,三楼依然叫底层。比如,不是每个复刻先祖都有永久光之翼,比如光遇国服2020.9.10的那次白鸟斗复刻,就没有永久光之翼。

感谢你的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