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共和党用州夺权,“红州正在建立国中之国”


发布日期:2022-07-20 15:30    点击次数:65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7月26日文章,原题:红州正在建立国中之国  上周,美国最高法院在回应得克萨斯州和路易斯安那州共和党总检察长的诉讼时,阻止了拜登政府改变联邦移民政策的一项关键内容,这是一个具有启示性的时代迹象。这只是最新的一个例子,表明在共和党任命法官的支持下,红州(红州指美国共和党占据优势的州,蓝州指美国民主党占据优势的州——编者注)正在发起多线攻势,试图在民主党人控制白宫、名义上控制参众两院的情况下,夺取对国家政策的控制权。

  一场多战线的战争

  即使在10年前,这种广泛的攻势也是不可想象的,它越来越像是建立“国中之国”。这个国中国的规则和政策与美国其他地区的差异,几乎比以往任何一个时代都要大。马里兰大学公共政策学院前院长唐纳德·基特尔说:“在我的记忆中,美国历史上唯一一次出现这种分裂是在南北战争之后。这是一场多战线的战争,刀剑非常锋利。”

美墨边境。资料图美墨边境。资料图

  红州的攻势包括:一系列的诉讼,旨在阻止拜登政府在环境、公民权利、移民等问题上采取行动;其他的诉讼,旨在为各州提供更多的回旋余地,以脱离此前国家保障的权利,比如促使最高法院推翻堕胎权的案件;一系列红州的法律, 苏教版初中语文旨在推进共和党以白人为主的基督教选民根基的文化优先事项;不断推出的红州法规,目的是阻止倾向民主党的大城市和县制定自己的政策,从警察预算到资源回收。如此多的红州支持这一共同的议程和战略,突显出其中许多州正受到一系列共同的经济和人口趋势的影响。

  红州与蓝州的差异越来越大

  从枪支所有权和宗教信仰,到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和对21世纪信息经济参与的态度,红州与蓝州的差异越来越大。总体而言,蓝州更容易受到重塑美国生活的人口、文化和经济力量的影响,而红州则不太容易受到影响。如果说有影响,带来的变化主要集中在红州的大城市地区,比如奥斯汀或亚特兰大,这些地区倾向于民主党,经常是控制州政府的共和党人的目标。华盛顿大学政治学者杰克·格鲁巴赫在研究各州之间的分歧时说:“其程度没有达到吉姆·克劳法(将种族隔离合法化),但差异是巨大的。”格鲁巴赫认为,红州和蓝州之间的经济和政治差异只会越来越大。

  国家凝聚力面临巨大挑战

  对民主党人来说,红州的攻势一直是不断升级的警报之源。红州在很多方面都成功地将政策转向右翼,这一事实在民主党内引发了广泛不满,加州州长纽瑟姆经常呼吁采取更有力的应对措施就是例证。不过,在红州着力确立自己路线的过程中,真正的威胁可能不是一方具有优势,而是对国家潜在凝聚力的挑战。随着红州越来越积极地走自己的路,他们正在考验这个国家的基本凝聚力在开始瓦解之前,能承受多大的分裂。

  过去10年,红州在一系列问题上抢占了先机,从环境规则到警察预算,再到为应对疫情而发布的封锁令。与此同时,红州正在积极利用法院来阻止联邦政府在一系列广泛问题上采取行动。作为一个整体,红州努力制定自己的规则,同时阻止来自倾向于民主党的地方政府或民主党控制的联邦政府的任何干预,基特尔认为,在某些方面,如今的红州比当年的南方表现出更大的分裂冲动。基特尔说,“19世纪后期,人们关注独立但平等的原则,这与当时社会政策的基本问题有关。如今则涉及更广泛的领域——移民、堕胎、医疗保健、学校管理、交通政策等,一个接一个。其所涉及的领域比19世纪末的任何时候都要广泛。”(作者罗纳德·布朗斯坦,传文译)

责任编辑:祝加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