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先楚:从长白山打到海南岛,一生无一败绩,事迹被写入美国军史


发布日期:2022-07-29 06:12    点击次数:130


世人常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战场上瞬息万变,真的会有人一直是“常胜将军”吗?其实还真有,那就是我国的开国上将——韩先楚将军!

韩先楚将军戎马一生,从东北的长白山到最南边的海南岛,都有他领兵作战的英勇身影。打了这么多场战役,韩先楚却未尝一败。不仅如此,他的事迹甚至被写进了美国军史之中。

由此可见,韩先楚将军在军事作战方面的天赋实在令人难以望其项背,在战场上更是有着“旋风将军”的美称,这个称号又是怎么来的呢?他这一生中又有着哪些代表性战役呢?

攻心克敌,奇袭制胜

1946年,解放战争已经全面打响。东北地区的解放迫在眉睫,韩先楚被委任为东北民主联军南满第4纵队副司令员,刚到任就碰上了损失惨重的沙岭战役。

同年五月份,毛主席下令,务必要将进攻北满的敌军战线拉回南满,确保北满首脑机关的安全,必要时可以集中兵力选择一两个大中城市作为进攻要点。

在作战会议上,韩先楚一针见血地指出众人的纠结点:“现在不是打不打的问题,而是要研究打哪里的问题,还有如何打的问题……”看着眼前的沙盘,韩先楚道:“反正要打大城市,我个人觉得鞍山和海城这俩可以一试。”

众人静待着韩先楚的分析,只见他侃侃而谈:“鞍山和海城的守军都是60军184师,论装备和战力都不如新六军,攻打起来更有胜算,而且守着这座东北城的可是个云南人!”

一句话惊醒在场一帮人,对呀!这守城的队伍可是龙云的滇军,他们不仅不是蒋介石嫡系部队,龙云甚至被蒋介石逮捕过,要说心里没有一点怨气那是不可能的。

有了这通深入透彻的分析,韩先楚当即被任命为此次行动的负责人,他毫不含糊,当即便带着两个独立团冒雨出发,发动奇袭。

故意声东击西,在大石桥附近转了一圈迷惑敌军后,率领大部队直取鞍山。但临到阵前,韩先楚却又不立刻采取进攻,而是派人将抓获的俘虏提审。

在提审过程中,韩先楚意外发现了俘虏对如今战争的厌恶以及对蒋介石命令的不满,这名俘虏向他抱怨:“本来想着,好不容易把小日本打走了,留了一条命,现在还得和自己人拼命,这牺牲了算啥?我们南方的被派到东北来,我看这都是因为上头那个一直对龙将军不满!”

韩先楚心头一动,计上心来。强攻虽然也能打下来,但两败俱伤的局面谁都不希望看到,更何况对面的并不是罪大恶极的日本人,因此韩先楚决定将这名俘虏放回去,劝说城内的滇军向他投诚。

效果出乎意料,这名俘虏竟然带回了一个连的兵力,韩先楚能够想象城中守军已经军心涣散到何种程度了。由此也能看出来蒋介石发动内战实为不义之举。

但只有一个连的人数依然不够,韩先楚又想了一招“离间计”,他派人在城外喊话:“老蒋把你们滇军从云南赶到东北来,还逮了你们将军,实在是不安好心!你们愿意为这种人卖命吗!我们都是中国人,不要再打仗了!解放军十分欢迎过来投诚的将士!”

这些话传到了城内,本就人心不齐的军队更加不成样子,当天晚上就又跑来了一个营的兵力投诚,后面也还在陆陆续续又过来投诚的滇军。

韩先楚见时机成熟,写了一封信派人交给守卫在海城的潘朔端,他在信中详细地分析了目前的形势利弊,潘朔端看完后思考许久,最终带着自己的队伍起义投诚了共产党。

不战而屈人之兵!韩先楚这招“攻心计”用得确实妙!鞍海战役的胜利对东北地区的战局都有着极为重要的影响,而韩先楚却巧使妙计就轻易取得了胜利,实在是不得不让人佩服他在军事上的天赋。

除了鞍海战役赢得漂亮,在新开岭战役中,为安定军心, 苏教版初中语文韩先楚率领纵队第10师从200里外日夜兼程赶回,最终取得了战役的胜利。

韩先楚尤其擅长远程奔袭,以奇袭一招制敌。1947年初,仅两个月的时间,韩先楚和彭嘉庆率领第4纵队沿安沈铁路两侧远程奔袭,作战50余次,歼灭敌方据点40余个,敌人6000余人,可谓是重大胜利。

但要说韩先楚最经典的奇袭战,还要数东北解放秋季攻势中,韩先楚坚持长途奔袭,奇袭了国民党在威远堡的一个师部以及直属队。虽然兵行险招,但却奇袭制胜,只用了28个小时就取得了重大胜利。

韩先楚一战成名,上级赞誉他为“旋风司令”,这个称号也由此流传了开来。国民党军东北司令长官杜聿明,因指挥部队惨败被调离东北。他离职时还对韩先楚恨得咬牙切齿,说了一句:“最难对付的就是韩先楚的‘旋风部队’。”

而这位“旋风将军”不仅能刮起长白山的皑皑白雪,更能搅动南海岸的滔天巨浪。

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1949年12月中旬,第四野战军便决定解放海南岛,作战报告上交后却迟迟没有得到毛主席的批示。因为当时解放广东之后,我方解放军本想一鼓作气解放海南,但当时却由于军队对海上作战准备不充分而导致了严重的损失,因此毛主席也在考虑如何才能一战成功。

直到1950年2月,攻打海南岛的作战会议才在广州召开,渡海作战前敌指挥部中除了有叶剑英、邓华、洪学智等大将,还有就是韩先楚了。

在这次会议上,韩先楚也是秉持着自己一贯“兵贵神速”的作风,原本与会众人是决定,5月底渡海作战准备完毕,6月份再渡海登陆作战。但韩先楚事先向当地渔民了解到,谷雨前后若是不能乘着季风渡海,一旦入夏风向改变,解放军攻克海南岛的难度将大大增加。

他回到四十军之后,在会议上提出要求:“暂时不要传达广州会议的作战计划,只强调一点,渡海时间只能提前,所有准备工作必须在3月份之前完成!”

由于韩先楚对全局形势的精准判断,1950年4月16日,韩先楚亲率40军、43军,共三万名内陆兵乘坐400多艘风帆船,乘着谷雨来临前的季风从雷州半岛灯楼角起渡,顺利地登陆上了海南岛,而且还是在没有海空军配合的情况下。

抢滩登陆成功的旋风兵团在这南海也掀起了惊天巨浪,将海南岛上守卫了国民党军队打得防不胜防,仅仅用了二十多天时间,就成功解放了整个海南岛!

也幸而有韩先楚当机立断,迅速解放了海南,不久后的美国第七舰队才无法封锁琼州海峡,否则我国东部沿海地区的形势恐怕会有着难以预料的变数。

至此,我国境内除了西藏地区和台湾地区已经全部解放。但韩先楚所带领的旋风部队却并没有停歇,这阵“旋风”在海南搅弄风云之后便又火速转向回到了东北,甚至直接刮进了朝鲜战场。

抗美援朝战场上,有一支被誉为“万岁军”的军团,那就是三十八军。而当时三十八军指挥所恰是由韩先楚坐镇指挥的。在朝鲜战场的第二次战役中,第三十八军吸取了前一次战役的教训,开始在韩先楚和军长梁兴初的带领下,共同制定作战计划。

1950年11月,在三十八军党委会上,看着眼前因为上次战役没能完成任务而受到彭德怀总司令严厉批评的战士们,韩先楚先发制人问道:“打起点精神!这回接到命令后撤30里,你们是不是担心美国佬打到鸭绿江?”

看着下方沉默不语的众人,韩先楚直接下了作战命令:第三十八军、第四十二军攻打德川!他对着下方一张张略带焦虑的脸庞,厉声道:“打德川我们包了!能不能行!”

三十八军军长梁兴初道:“我们保证吃掉德川的敌人!”

随后众人进一步研究了作战计划,面对势力强劲的美军,韩先楚恨不能将自己前二三十年的作战经验都用在这场战役上,当时敌人的空中力量太强,我方压根就没有可以牵制对方的武器,唯一的方法就只有一个字:躲!

韩先楚让大家注意分散躲避,尽量争取夜晚行动,对据点不要死守,可以及时转移,保存有声力量,隐蔽攻击,出其不意。

1950年11月25日黄昏,德川战斗发起,第三十八军仅用了一天时间便歼灭了守德川的全部南朝鲜军。

韩先楚在朝鲜战场上历经了前四次战役,他出其不意的作战方式常常将美军搞得疲于奔命,韩先楚部下的军队靠着他总结出的作战经验,伤亡大大减少。韩先楚在朝鲜战场也创下了不败神话,他的事迹甚至被写进了美国军史。

但是这位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常胜将军,在最初参加革命时,可是个地地道道的“野路子”。

天赋卓绝,用兵如神

1913年的湖北省黄安县,韩先楚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和大多数小孩一样,他当过放牛娃,但因为学过篾匠,后来去到了武汉做短工。

14岁的韩先楚在黄麻起义时加入了当地的农民协会,参加反帝大同盟,在当地做过苏维埃土地委员,帮助农民对抗地主,也因此遭到了地主们的仇视。

某次韩先楚带领的农民小队被地主纠集的数百人埋伏围攻时,只有十几岁的韩先楚临危不乱,指挥若定,将毫无战斗经验的小队组织起来,打败了人数倍于他们的地主恶势力。

行军打仗,有人说临到阵前,谁不想死谁先死。但真的直面了枪林弹雨,没有人能不对鲜血和死亡恐惧。但韩先楚面对这种危急情势,所展现出的大将风范实在令人钦佩。

1930年10月,韩先楚加入了孝感地方游击队,正式成为了一名中国共产党。开始了自己的革命事业和军旅生涯。

在部队中,韩先楚是属于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晋升的,他做过副连长、连长、营长,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韩先楚都是一名默默无闻的营长。直到独树镇战役一战成名,才让众人发现了韩先楚这位天赋卓越的军事天才。

当时历经独树镇战役的军政委吴焕先评价韩先楚:“唯楚有才,先楚为例。”

在韩先楚的身上,有着与生俱来的气场,能使手下的战士们从心底里信服他的领导,跟随他冲锋陷阵,奋勇杀敌,这种气场真是十分少有!

韩先楚在1937年初,曾进入延安抗日军政大学进行系统的军事理论学习,这是韩先楚第一次学习军事理论,再次之前他行军打仗,完全是凭借长期的作战经验和与生俱来的天赋。因为有了这次的系统学习,韩先楚对于战局的把控也更加准确,为抗日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1941年3月时,韩先楚又来到了延安军政学院和军事学院进修,同时还在中央党校参与了整风运动,自己的军事理论功底愈发深厚。

正是有了这些系统性的理论学习,本就在军事方面得天独厚、用兵如神的韩先楚才能在日后的战场上所向披靡,取得一场又一场战役的重大胜利,对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的局势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

结语

有人曾经问许世友将军,在国家这么多将领里最佩服哪一个?他回答的就是韩先楚,因为他有勇有谋。也算是将领之间的惺惺相惜。

这俩人都因为性情耿直、脾气倔强而被江青恨得牙痒痒,她曾说:“军中有两霸,一个是许世友,一个是韩先楚!”

1955年,新中国的授衔仪式上,韩先楚被授予上将军衔,荣获了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这些象征着彪炳战功的勋章无一不在向我们展示着韩先楚对新中国的伟大贡献。

1986年10月3日,韩先楚上将在北京病逝,享年73岁。韩先楚将军离开了,但他为国家和人民作出的卓越贡献、立下的不朽功勋将被后世永远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