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灵甫到底是怎么死的?开枪的战士57年守口如瓶,82岁时揭开真相


发布日期:2022-07-22 07:30    点击次数:164


如果喜欢这个主题,请点击右上角关注一下,您的支持就是对我们最大的鼓励。感谢您的支持。

1947年5月16日,经过三个昼夜的激战,我军已经基本全歼了孟良崮高地负隅顽抗的国军整编74师主力部队。

先头部队六纵特务团的战士们包围了张灵甫的指挥部,孟良崮战役也已进入了收官阶段。

此时华东野战军总指挥陈毅听说战士们围住了张灵甫,火速赶往孟良崮高地。

他早年会见国军第二绥靖区司令长官王耀武时,曾在对方的书房里看到过张灵甫亲笔写的对联。他觉得写得气势恢宏,一直十分欣赏张灵甫。

因此战役开打前,陈毅下命令要活捉张灵甫,他前往孟良崮高地也是为了亲自劝降这名国军的王牌将领。

陈毅

走到山腰时,陈毅突然听到山顶传来一阵激烈的枪声,他心里泛起些许不安,带着警卫员加快了上山的脚步。

可当他到达张灵甫指挥部时,看到的却是一具冰凉的尸体。

六纵特务团副团长何凤山兴高采烈地迎上前来,激动地向他报告起张灵甫被击毙的消息。

“谁杀了张灵甫?”

陈毅突如其来的厉声发问,吓了在场战士一大跳。不知道是看到司令生气了还是另有隐情,战士们竟然都支支吾吾地没敢说话。

就这样张灵甫究竟是怎么死地成为了一个留存多年的谜题。

命丧孟良崮

1947年莱芜战役惨败后,恼羞成怒的蒋介石命令顾祝同率领整编74师、11师、第五军在内的24个整编师近60万部队全力进攻山东解放区。

顾祝同

部队出发前,国军的战术安排本来是将王牌部队、二线部队、杂牌军掺杂在一起协同作战,利用优势兵力直接一路平推过去,国民党把这个战术称为“烂葡萄和硬核桃”。

如果我军想要吃掉“烂葡萄”,就会被周边的“硬核桃”包围;如果我军想要集结优势兵力打掉“硬核桃”,又会被“烂葡萄”们拖住。

要是国民党军队一直这么稳扎稳打,我军可能还真没什么好办法。

然而,张灵甫却认为自己的74师是王牌中的王牌,不屑与其他国军部队配合,再说了解放军肯定不会拿自己这种硬骨头开刀。

他率74师以极快的速度向前推进,很快与周围其他国民党军队脱了节。

张灵甫在此前的战斗中给我军制造了不少麻烦,早已被我军是为眼中钉肉中刺。粟裕正愁找不到机会教训他,没想到他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张灵甫

获悉74师冒进脱节这一消息当天,陈毅和粟裕一致通过了围歼国军74师的作战方案。陈毅说:“我们要拿出三国时期关羽于万军从中取敌上将首级的气势,就打张灵甫!”

1947年5月13日晚,华野一纵、八纵趁着夜色悄悄插入到国军74师与25师、83师之间的结合部,将74师彻底孤立起来。

与此同时,担任主攻任务的四纵、九纵部队迅速完成了兵力调配,主力部队已经全部抵达了74师正面。

远在鲁南地区的六纵也收到华野司令部的命令,连夜从铜石向北急行军,力求截断74师的退路。之前的“涟水战役”中,六纵和74师结下了血海深仇。

不少兄弟般的战友牺牲、部队的番号受辱,连纵队司令王必成也差点被撤职,因此五支主力部队中六纵作战欲望最强。

王必成

他们也是首先攻入张灵甫指挥部的队伍,当然这是后话了。

当张灵甫发现自己被包围时,第一反应竟然是兴奋。他自认为只要74师能拖住解放军主力,其他国军部队就能实现反包围,此时自己和他们来个里应外合,从中间突围,便能一举歼灭华野主力部队。

不得不说,张灵甫其人确实嚣张至极。不过,这与他过去的经历有关。

张灵甫系黄埔四期生,是蒋介石的嫡系,深受老蒋的器重。1935年张灵甫无故枪杀了妻子吴海兰,引起轩然大波。

但老蒋依然力保自己的学生,假意将他关进监狱,其实只是让他找个地方躲躲风头。

抗日战争一开始,张灵甫便被蒋介石重新启用,从此青云直上。到抗日战争结束时,张灵甫已从一个小小的团长升任为74军的军长,进入了国军的核心圈子。

张灵甫

1946年秋,在苏中战场连连失利的情况下,蒋介石将刚刚完成整编的74师投入战场。

张灵甫敏锐地捕捉到了华中野战军主力被粟裕全部带走的机会,率领74师夜袭华中解放区首府淮阴。

尽管陈毅在74师进攻展开前已经意识到情况不对,紧急调遣九纵等队伍回援,但为时已晚。在74师的猛攻之下,陈毅不得不率领部队撤出淮阴。

张灵甫一鼓作气,接连攻克淮阴、淮安两地。1947年以来,国军失去了多座城池。现在他夺下了两地,心情自然是洋洋得意。

眼看解放军大举撤退,他也没有乘胜追击,趾高气扬地叫嚣着“穷寇莫追”。

张灵甫换上一身我军撤离时留下的军装,直接回了南京,找蒋介石请功去了。

蒋介石办公室里, 梅干菜扣肉势头正盛的张灵甫主动请缨率领整74师进攻涟水,意图将我军彻底赶回山东解放区。

1946年10月19日,国军第一次进攻涟水,过分轻敌的张灵甫采用了中路直插的战术,很快遭遇惨败,损失了7000余人后狼狈逃去。

但他很快重振旗鼓,再次杀到了涟水城下。这次他采用了声东击西策略,命令28师在涟水南部佯攻,自己则亲自率领74师从西侧主攻。

战役打响,28师在涟水以南整整进攻了11天,解放军主力都被吸引到了南部防线,此时张灵甫的74师却突然出现在涟水以西。

我军防守薄弱的西侧很快被74师攻破,虽然华野六纵进行了顽强的反攻,但涟水城最终还是失守,防守主力六纵在这次战役伤亡高达5000余人。

两场战役彻底将张灵甫的大名打响,也让他傲慢狂妄到了极点。

他一方面看不起人民解放军,觉得解放军不过是“一群土鸡瓦狗”,之前国军部队战斗力太差才造成了解放军战斗力强的错觉,还扬言要把陈毅“赶到东海里喂鱼”。

另一方面他也瞧不起国民党部队,其他部队被解放军打得叫苦不迭,他的74师一上战场就连战连捷,说明其他部队都是垃圾。

因此,他和很多将领的关系相当差。他的骄狂,最终成为他在孟良崮兵败身亡的伏笔。

国民党党内本就派系林立,许多将领都暗藏私心,对上峰下达的命令阳奉阴违,所以每次国民党军队执行一些任务时都看似来势汹汹实则一盘散沙。

另外张灵甫为人十分傲慢骄狂,仗着自己有战功、是蒋介石的黄埔嫡系都看不起其他国军将领,经常发表一些妄自尊大的言论,这让他和其他将领间的关系更差。

因此当收到蒋介石和顾祝同救援74师的军令时,周边大多数部队都只是象征性地派了一支部队过去,做出声势浩大的假象,其实都在“看热闹”。

另一方,华东野战军已经在5月15日上午完成了对74师的合围,将张灵甫逼到了孟良崮高地上。随着陈毅一声令下,一、四、六、八、九五支纵队从四面八方朝孟良崮高地发起了总攻。

74师毕竟是国民党的王牌部队,在人数极度劣势的情况下依然进行负隅顽抗。

在我军的高强度进攻下,不少国军士兵的枪管都打红了,多处阵地反复易手。74师始终没有放弃抵抗,连张灵甫自己都拿起了汤姆逊冲锋枪到一线参战。

但我军毕竟集结了五倍于74师的兵力,经过一天一夜的猛攻,74师的主阵地全部失守,只剩下零零星星的一些小部队还在垂死挣扎。

其他部队还在正面冲锋,六纵特务团已经在何凤山的带领下悄悄摸上了张灵甫的指挥部。

敌军指挥部位于一个山洞里,我军的大炮炸不到里面,只要洞口不失守也没人能进去,倒是十分安全。

但敌人完全没想到阵地还没失守我军就摸了上来,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很快我军将洞口的敌人清理干净,包围了指挥部。

由于早就接到了上级活捉张灵甫的指令,何凤山没有直接猛攻,而是让指导员喊话劝降。

但冥顽不灵的张灵甫根本不接受劝降,反而手持冲锋枪向洞口射击,三连指导员和几名战士瞬间就倒在了血泊之中。

我军被迫反击,霎时间场面陷入了混乱,枪声不断,硝烟四起。等到局面终于平静下来,何凤山听见有人喊:“张灵甫死了!”

何凤山赶忙让战士们进入山洞搜查,最后在一片血泊中看到了张灵甫的尸体。经过张灵甫随从的指认,那就是他本人。

何凤山

击毙敌军主将,这在战场上可是大功一件。

但当陈毅问起是谁击毙的张灵甫时,却没有一个战士说话。随后陈毅又问:“张灵甫是自杀的还是被我军击毙的?”

现场仍是鸦雀无声。虽然最后陈毅将我军击毙张灵甫的消息报了上去,但张灵甫究竟是怎么死的却成为了一桩悬案。

张灵甫之死

关于张灵甫之死,出现了多种说法。

第一种说法是当场击毙论,这是被外界广为认可的一种说法,也是我军一直公开、确认的说法。

1947年5月25日,《人民日报》的前线记者在报道中写道:“尸首查出后,经被俘之该师辎重团上校团长黄政、五十八旅一七二团上校团长雷励群以及张灵甫之侍从秘书张光第等人前往辨认,确认张氏后脑被汤姆枪弹炸烂,血与脑浆均已干涸。”

与此同时带队攻入张灵甫指挥部的何凤山也在回忆录中详细描写了当年击毙张灵甫的过程。

这一说法证据确凿,唯一的疑点在于当年击毙张灵甫的战士肯定在现场,众人不解的是他为什么不敢站出来领功?

前排左二为张灵甫

第二种说法是自杀论,这一论点广受国民党推崇。据称孟良崮战役结束前,张灵甫自觉突围无望,便给老上司王耀武寄了两封亲笔所写的遗书。

一封给妻子王玉龄,一封是给校长蒋介石。此外担心信件路上被拦截,张灵甫还将写给蒋介石的遗书用电报的形式再次发给了他,称自己和最后留在指挥部的人准备自杀,后来蒋介石在他的《痛悼七十四师檄文》中也称张灵甫与74师指挥部全体人员均是自杀。

实际上这种说法没有任何证据。如果张灵甫真的是自杀,那么以国民党对舆论的重视,必然会公开张灵甫的遗书,将他塑造成一个“杀身成仁的英雄”。

然而截止到现在六十多年过去了,国民党依然没有公布所谓的“张灵甫遗书”,足以说明问题了。

孟良崮战役结束的四十多年后,当年在华野司令部担任参谋的金子谷向外界披露了张灵甫之死的第三种说法——投降后被杀。

金子谷称当年孟良崮战役接近尾声时,六纵特务团的一个排攻进了张灵甫的指挥部,这一点与何凤山的回忆录基本一致。眼见翻盘无望,张灵甫选择了投降,六纵的部队本来也进行了受降。

但在押送张灵甫下山时,一名排长却突然端起冲锋枪从背后将张灵甫射杀,这一点说法与张灵甫后脑的枪伤不谋而合。

时任六纵政委的江渭清在他的回忆录《七十年征战》中写道:“在孟良崮战役中,要说还有什么不足,那就是被我六纵特务团活捉了的张灵甫,却被一名对张灵甫恨之入骨的干部给打死了。”

此外,六纵司令王必成在他的回忆文章《飞兵激战孟良崮》中也有关于干部击毙张灵甫的相关描述。

考虑到六纵是进攻孟良崮的主力部队,也是第一个攻入张灵甫指挥部的队伍,这样的说法似乎可信度更高。

令人寻味的是,王必成和江渭清的文章出版时均将击毙俘虏张灵甫改为了当场击毙张灵甫。

众说纷纭,张灵甫究竟是怎么死的?2004年,一名叫葛兆田的老人为我们揭开了一切的真相。

真相大白“是我杀了张灵甫,我以我的人格担保。”

2004年,已经82岁高龄的葛兆田老人面对媒体说出了藏在心里57年的秘密。

葛兆田

葛兆田是华野六纵的老兵,当年第一批攻进张灵甫指挥部的就是他所在的连队。

1947年5月16日下午,葛兆田和战友们摸上了敌军指挥部。三下五除二干掉门口的士兵后,三连的指导员开始在洞口喊话进行劝降。

张灵甫听到我军已经包围了指挥部,面如死灰地从洞口走了出来,准备向解放军投降了。

但当他看到洞口只有寥寥几人时,他又生出了侥幸心理,似乎看到了逃跑的希望,立马举起冲锋枪对着解放军战士们进行扫射。

指导员没来得及躲避,被张灵甫打伤。葛兆田一看指导员中弹了,直接拿起枪对“假投降”的国军进行射击。

张灵甫胸部中弹后转身想要逃跑,又被葛兆田击中后脑,当场气绝身亡。

剩下的敌人一看师长都已经死透了,赶紧把枪丢在一边举起了双头“别打了!别打了!这次真投降了!”。

当时葛兆田并不知道自己打死的敌军将领是张灵甫,只看到这个军官胸口戴满了勋章,想着这人肯定官不小。

就在这时,23师的副师长戴文贤上来了,他一眼就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张灵甫,生气地问道:“谁把他打死的?”

葛兆田以为戴副师长是要夸奖自己了,连忙说:“我打死的!”

“你为什么杀他?我要处分你!”活捉张灵甫的计划破灭了,令戴文贤十分生气。

“他打我,我不打他?老蒋打我,我也敢开枪?”

这个时候葛兆田的牛脾气也上来了,凭什么自己打死了国民党军官还要遭处分?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后来陈毅问谁打死的张灵甫时,葛兆田看着担架上的尸体本想承认,但一想到戴副师长说要处分自己,他又不敢说了。

陈毅

再说子弹从张灵甫后脑射入,半个头都打烂了,他也不知道那是不是真的张灵甫,张灵甫的死因就成了一桩悬案。

后来朝鲜战争爆发,本来已经退伍回家的葛兆田再次应征入伍。在这里,他遇到了当年张灵甫的士兵朱凡友。

孟良崮战役后,朱凡友加入解放军,然后一直跟着部队打到现在。

老兵们闲下来总是喜欢说些自己以前打过的仗,葛兆田和朱凡友聊天时无意间提到自己曾在孟良崮战役中在山顶的山洞里杀了一个国民党大官,可副师长说要处分自己。

朱凡友问他,那个当官的是不是肩膀上有两颗星星,长得十分高大。

葛兆田回忆了一下,好像是长这样。这时候葛兆田才知道,当年被他射杀的军官居然真的是张灵甫。

随着葛兆田老人主动出来承认自己在孟良崮打死了张灵甫,张灵甫的死亡之谜终于被解开。

向来自负的张灵甫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死在“一名不起眼的解放军”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