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裕欲诱捕张灵甫,陈士榘电告中央反对,陈毅大怒:你们告我的状


发布日期:2022-07-27 02:36    点击次数:148


1946年12月末,陈士榘越过顶头上司陈毅向中央发电,请求进攻鲁南地区。陈毅得知此事后,气得脸色发白、声音发颤,一口气连说三个“你们”!

当时的华东野战军参谋部里,粟裕安静地看着地图,而参谋长陈士榘和政治部主任唐亮正不好意思的倚在门框上,坐在凳子上的陈毅一会抬头看看粟裕,一会看向门口的两人。

沉默一会后,陈毅突然拍了拍桌子,指着陈士榘和唐亮骂道:“你们有电台了,你们能发电报了,你们竟然向党中央告我的状!”

陈士榘和唐亮为何敢越级上报?粟裕在其中又担任什么角色呢?

革命低谷 两军合并

1946年秋天,整个华中地区的解放军笼罩在巨大的阴影中。淮阴和淮安相继陷落,华中解放区首府落入敌手,整个鲁南地区门户洞开。

两淮战役之后,山东野战军参谋长由宋时轮替换为陈士榘,对陈士榘来说,接收山东野战军的三个月,是他革命生涯的最低谷。

一方面,山东野战军不仅要指挥邻近的华中军区,也要负责山东解放区内的大小事宜;另一方面,由于华中解放区首府的陷落,山东解放区首府临沂紧接着成为敌人下一个进攻的目标。

而对于丧失根据地的华中野战军来说,情况更为严峻。一方面,广大解放军失去固定驻地,被迫在广袤的华中平原上打游击;另一方面,失去驻地的华中野战军此时更多依赖山东野战军的补给,两军之间的分歧也愈加凸出。

与我军低迷的战斗形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夺取淮阴的国民党74师师长张灵甫正在大肆庆祝。国民党李延年祝贺张灵甫:“我军得74师,如有神助,假如能有10个74师这样的军队,何愁不统一全国?”

就连蒋介石也亲致贺信,言称:“张灵甫不愧是我军模范指挥官,还望74师能再接再厉,夺取苏皖。”

身为现任山东军区司令员和前任华中野战军军长的陈毅,此时更是一个头两个大。陈毅心里早已酝酿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合并山东野战军和华中野战军,推进两军协同作战,以扭转整个华东战场的颓势。

他在给粟裕的电报中指出:“今后力求会师改变局面”。

9月20日,粟裕、谭震林等人联名给中央发电报,希望将两个野战军正式合并在一起。

经过慎重讨论,中央于9月23日回电,电令:“两军统一行动,两个指挥部也需要合二为一,由陈毅同志担任司令员兼政委,负责统筹工作;粟裕同志担任副司令员,全权负责军事指挥……”

收到中央电报的陈毅十分兴奋,亲自来到华中野战军指挥部找粟裕,并决定合并后的两军以华中野战军原有机关为指挥中心。

心胸宽广的陈毅不在乎山东野战军和华中野战军谁占的比重大,只要能为革命取胜,他这个司令员不在乎军事指挥权在谁的手里,他在给中央的回信中坦诚地写道:“今后军事上由粟下决心,定能改变华东局面。”

但是,中央的任命公开后,遭到了山东野战军许多将士的不满,他们认为,粟裕太过年轻,不能把两个军队的指挥权交给他。

粟裕早就预想到这种情况,一方面自己长期在华中野战军带兵,与山野的将士们缺少沟通;另一方面,自身确实年纪尚小,按照论资排辈的风气,将士们的反应并不意外。

虽然粟裕的任命是毛主席的亲自安排,背后还有陈毅的大力支持,但是他从来不做过多解释,即使有将领当面指责他,他也从来不吭声。为了维护两军的合并战果,粟裕做了许多让步,也受了很多委屈。

很快,粟裕就迎来了证明实力的机会。

宿北大捷 粟裕立威

1946年12月上旬,国民党调集30多万优势兵力,分兵4路向苏北、鲁南等地区进攻,力图切断山东野战军和华中野战军的联系。

我军发现敌军4路兵力大致持平,没有强弱之分,每一路都有较强的师团作为骨干,华东野战军反攻形势十分严峻。

如果我军采用分兵对抗的方式,那么势必要将华东野战军分为4路,此举不仅会丧失我军的兵力优势,还有可能会被敌军分割包围,各个击破。

经过细致分析发现, pump国民党军队虽然来势汹汹,但是横向的兵力之间存在近300公里的宽度,兵团与兵团之间间隙较大。不仅如此,国民党内部存在严格的派系之争,如果我军主攻1路,佯攻3路,其他3路不一定能够赶来救援。

此时的华东野战军内部仍然存在分歧,即使对敌军的进攻弱点有所了解,但是山东野战军和华中野战军存在进攻方向上的分歧。

山东野战军想要带队北上,击退国民党对临沂等鲁南地区的进攻,而华中野战军希望主力南下,保卫涟水,顺势夺回两淮地区。

在陈毅看来,山野和华中的将领都有道理,一直之间陷入两难。

为了避免贻误战机,陈毅紧急将山野和华中的高级将领们聚集在一起商议,并将华东战场上的局势电告给了党中央。

华东野战军经过商议一致决定:先扫清淮北,再进攻鲁南。

与此同时,华东野战军收到党中央的电报,毛主席在电报中说:“华野的大政方针由6人指挥小组共同决定,军事战役交粟负责。”

这是党中央第二次在电报中强调粟裕在军事上的权力,也在华野形成了一种新的领导体制。在全局管理上,由最高统帅陈毅负责,而具体的作战事宜,全权由副统帅粟裕说了算。

领导体制确定后,华东野战军开始投入战斗。对于粟裕来说,这场被后世称为“宿北战役”的战斗十分难打,不光因为对面是国民党30万全副武装的兵力,也因为这是两军合并后的第一场大型战斗。

山野和华中两军士兵之间要相互磨合,而山野的士兵还需要另外熟悉统帅的作战风格,统帅也要对陌生的战斗区域、作战对象进行摸索。

粟裕后期回忆这场战斗时说:“我对淮海地区的了解远不如苏中地区,面对的作战对象,之前从未交过手,这些都让我心中无底。”

虽然面前竖立着几座大山,但是善出奇招、险招的粟裕还是将它们一一推倒。经过几天的鏖战,我军最终取得了宿北战役的胜利,全歼敌人整编69师,共歼敌2.1万,师长戴之奇绝望自杀。

宿北战役的胜利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这是两军合并之后的第一个大胜仗,拉近了两军士兵和将领之间的距离。不仅如此,69师的陨落也破灭了敌军妄图分割山野和华中的图谋。

从全局来看,此时的战况仍然于我军不利,虽然我军在国民党包围圈中撕开了一个缺口,但是国民党还有数量庞大的机动部队,如果国民党快速补充兵源,将被撕开的缺口堵上,我军势必会重新陷入险境。

正在此时,涟水失守的消息传入华东野战军司令部,而攻陷涟水的国民党将领正是原华中野战军的宿敌张灵甫。

张灵甫先夺取两淮,让华中野战军失去了驻地,又攻陷涟水,觊觎广大的苏中地区。他的两次举动彻底激起了华中将士们报仇的血性,整个华中上下弥漫着南下的氛围,而这与既定北上鲁南的政策龃龉。

粟裕对于战士们的心情感同身受,但是身为军事统帅的他没有感情用事,而是综合对比了南下和北上的影响。在与陈毅进行详细的探究之后,粟裕也做出了南下的决定,并且电告党中央。

粟裕在电报中说:“华野上下士气高涨,而张灵甫攻陷涟水后,图谋沐阳,如果张部孤军深入,我两野士兵必能在运动中将其歼灭。”毛主席一贯信任粟裕的军事判断,回到:“74师向沐阳前进,先打该敌,实为必要。”

得到主席背书的粟裕时刻关注着张灵甫的动向,但令人不解的是,叫嚣着进攻沐阳的张灵甫此时却没有丝毫动静。粟裕明白战机不易出现,一定要耐心等待,但是参谋长陈士榘和政治部主任唐亮并不这么想,他们认为粟裕此举大大贻误了战机。

一场分歧似乎在所难免。

越级上报 陈毅暴怒

陈士榘认为74师是国军“嫡系中的嫡系,主力中的主力”,两翼又有国民党第7军和第28师护卫,而且74师刚刚取得涟水战争的胜利,士兵士气正盛,不宜与之正面对抗。

不仅如此,74师所驻扎的地区河网密布,只能允许小部队穿插其中,不适宜兵团作战。除非张灵甫带军主动离开驻地,否则,面对铁桶一般的敌军,华东野战军只能处于被动地位。

陈士榘和唐亮建议,华东野战军放弃对抗张灵甫,北上鲁南保卫临沂。其实陈士榘的建议与粟裕的并不冲突,不能因为张灵甫的74师,将整个华东牵制住。但是面对陈士榘中肯的建议,陈毅却说:“再看看”。

焦急的陈士榘无奈只能越级上报中央,将自己对于战争的考虑全盘说出,这才有了开头陈毅暴怒一幕。

面对陈毅的盛怒,陈士榘没有丝毫退让,他解释道:“我建议部队进攻鲁南的战役,绝不仅仅为了保卫山东野战军的地盘,而是为了整个华东的形势考虑。现在与74师对峙没有胜算,长此以往会磨掉士兵的信心,只能是无谓的消耗。”

正在此时,党中央的电报传来:“综合两种方案考虑,华东野战军主力不易分散作战,如若74师久攻不下,宜应集中兵力北上鲁南歼灭26师。”

党中央的电报及时止息了华东野战军内部的战术分歧,陈毅与陈士榘等人急忙召开会议,决定更改作战方针,将苏北的包袱丢下,集中优势兵力进攻鲁南。

鲁南战役打响。

1947年元旦后的一天,我军突然向鲁南阵地的26师发动猛烈进攻。而此刻,国军26师的师长马励武正在参加元旦联欢晚会,就在他欣赏京剧之时,我军已经在战场上占据了优势。

经过一周猛烈的进攻,我军俘虏了26师师长马励武,收复了鲁南地区众多失地。

1月20日,我军占领中兴公司,俘虏敌军51师师长周毓英。

鲁南战役历时19天,全歼敌人两个整编师和一个机动纵队,以伤亡8000人的代价歼灭敌军5.3万余人。

鲁南战役胜利之后,整个华东的战局向有利于我军的方向转变,随后,华东野战军趁势取得了一系列小战役的胜利,山东解放区的敌人基本被我军粉碎。

笼罩在华东野战军头上的一片阴云已散,紧接着苏北地区的战局也出现了转机。龟缩在第7军和第28师中间的张灵甫所部,被我军成功“诱捕”,孤军深入到孟良崮地区,被粟裕率部围歼。

华东野战军在鲁南地区和苏北地区取得的战果,令陈毅十分开心,但是他对陈士榘越级上报的事情仍然心怀不满。事实上,陈士榘在此之后,仍然没有牢记教训,又让陈毅训斥了两次。

1948年,陈士榘带兵攻打洛阳,在这个过程中,陈士榘正确发挥了重型武器的作用,打了一个大胜仗。但是陈士榘的态度却引起了许多指战员的不满,他在全军没完没了的夸耀自己的战略,仿佛战争取胜的关键只有他的大炮。

就连刘伯承元帅和陈赓大将都看不下去了,专门召开会议讨论了此事,虽然没有点名道姓,但很明显在驳斥陈士榘的“唯武器论”。听说了这件事的陈毅,专门打电话痛骂陈士榘,面对着老上级的痛斥,陈士榘哑口无言。

而陈毅对陈士榘的第三次痛骂,出现在淮海战役期间。面对着黄维军团强大的武器装备,中原野战军向华东野战军求援,粟裕便派陈士榘前去增援刘伯承。

但是到达战场之后的陈士榘却按兵不动,这可急坏了中野众人,尤其是刘伯承元帅。刘伯承得知,陈士榘不想辅助作战,而是要亲自指挥中原野战军,虽然中野众人心中不快,但还是同意了他的要求。

虽然此战陈士榘打得很漂亮,但是他的行为遭到了粟裕和陈毅的指责,尤其是陈毅,竟然连续骂了陈士榘好几天。

结语

在后人看来,陈士榘的行为不过是缺乏情商的表现,这位参与过秋收起义,历经红军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老八路不会因为个人私利,而置大局于不顾。

陈士榘坚持己见,有自己的想法,但是在表达方式上往往有所欠缺,经常伤害到身边的众人。在这个执拗将领的心里,大概只有同样参加过秋收起义的老上级毛主席,才能让他真正信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