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岛在西汉后期,为何会脱离中原王朝,成为无主之地


发布日期:2022-07-28 03:46    点击次数:155


在很多朋友的认知中,南方各省在秦朝的时候就是中国的一部分,一直持续到现在。历史教科书上的插图也告诉我们,海南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华领土。然而真正的历史上,海南岛在西汉后期就脱离了中原王朝的行政建制,甚至中间有几百年都在版图之外,这是怎么回事呢?

汉朝消灭南越国后占领海南岛

秦始皇消灭六国后,派遣50万秦军南下,马不停蹄地开展征讨百越部族的战争。历经五年的努力,终于将今天南方的两广、福建、云贵地区收入囊中,设置南海郡、桂林郡、象郡、闽中郡等郡县进行管理。但是对于“近在咫尺”的海南岛,秦军并没有登陆占领。

上图_ 赵佗,即南越武帝

秦朝灭亡后,南海郡郡尉赵佗封锁了中原通往岭南的道路,将南海郡、桂林郡和象郡统一起来,建立了一个南越国,自立为南越武王。汉高祖刘邦建立汉朝后,想要统一南方这些秦朝故地。但是汉初经过多年战乱,国库空虚,民生凋敝,诸侯王分裂等内部问题严重,暂时无力发动大规模的南征。而且南越国在赵佗的经营下,内部井然有序,兵强马壮,军队占据了通往内地的交通关卡,使得北方的军队难以通过。赵佗在刘邦和吕后执政期间,就曾挫败了汉朝及其境内的长沙国的几次进攻。

南越国与汉朝保持了朝贡关系几十年。到了汉武帝时期,活了一百多岁的赵佗去世,孙子继位。南越丞相吕嘉不同意南越王和王太后朝见天子的举动,矛盾激化而发动叛乱,杀死了国王、王太后和汉朝使者。公元前112年,汉武帝命令汉军兵分四路南下进攻南越国。南越国在内部分裂的情况下,面对汉军简直不堪一击,全境都并入汉土。

此前南越国和海南虽有交流,但是没有在岛上设置行政机构。这次汉军攻灭南越国后登陆海南岛,汉武帝下令在海南岛设置儋耳、珠崖两郡,下辖十六县,海南岛第一次纳入中原王朝的管辖范围。其次早在先秦,就有华夏先民来到海南岛居住,考古学家在今海南昌江、乐东发现了相当于战国至汉代的青铜斧。这次汉朝直接在岛上设置郡县,相当于正式将海南岛并入中华版图。

上图_ 南越国建立初期疆域图

岛上的反抗此起彼伏

西汉在海南岛设置郡县的行为,无疑对海南社会的发展进步有着巨大意义。中原地区先进的生产技术和文化随着大批汉人来到海南岛,打破了海南岛原来与世隔绝的孤立状态,加强了海南岛与大陆的交往。这些大陆移民在岛上的河流和沿海地区定居下来,开始从事农业生产等活动,实行内地的行政管理方法,大大加强了海南岛的封建化进程。

然而封建管理制度的介入,冲击了海南各族原有的部落社会状态,造成了岛上的骆越部族和汉民之间的一些矛盾冲突。朝廷在在之前统一的南越国地区实行“以其故俗治,无赋税”的政策,但是在珠崖、儋耳两郡还是要征调赋税和土贡。朝廷派往驻守海南岛的官吏不把当地百姓当人看,任意进行高压盘剥、敲诈勒索,这样自然而然就激起了当地居民的激烈反抗。

上图_ 汉设海南岛上的 珠崖郡、儋耳郡

武帝末年,珠崖太守孙幸在当地下令征求广幅布献给朝廷,又是一番扰民害民的操作。土著居民孙幸群起而攻之,击杀孙幸,又被他的儿子孙豹率军击败。孙豹上奏朝廷事情经过后,朝廷诏名孙豹为新的珠崖太守。孙豹尝到了甜头,更加对朝廷百般逢迎,对海南百姓的搜刮压榨更加剧烈,以致于海南民众反抗朝廷的起事时有发生。“中国贪其珍赂,自由交易渐相侵侮,故率数岁一反。”

《资治通鉴》对当时的情形有所描述:“珠崖、儋耳郡,在海中洲上,吏卒皆中国人,多侵凌之。其民亦暴恶,自以阻绝,数犯吏禁,率数年一反,杀吏;汉辄发兵击定之。”在海南设置郡县的65年间,南海地区发生的反叛行动屡禁不绝。公元前110年至前84年,珠崖郡和儋耳郡发生6次起义。公元前59年,珠崖郡三个县都发生了起事。公元前53年,多达9个县发生了起事。前48年,珠崖郡发生了最大规模的一次起义。

上图_ 《资治通鉴》(常简作《通鉴》),是由北宋司马光主编的一部多卷本编年体史书

鉴于海南地区这么频繁的起义,实在不好管理。汉昭帝对海南岛政区管理做出调整,在公元前82年撤消儋耳郡,将其地纳入到珠崖郡当中,但是并未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公元前53年的那次9县暴动,汉宣帝派护军都尉张禄从大陆统兵渡海平息暴动。公元前48年的大起义,新即位的汉元帝花费了三亿钱和万余兵将的代价,依然没能平息起义。

恰好当时山东、河北等地爆发了灾荒,粮食减产,汉元帝很是头疼,不得不和朝臣讨论珠崖郡起事应当怎么应对的问题。朝廷中有人主张调动大军进行镇压,如但是主张放弃海南岛的声音逐渐在朝堂上占了上风。

上图_ 贾谊(公元前200年~公元前168年)

朝堂议论后,取消行政建制

主张武力镇压的是御史大夫陈万年,而反对该主张的是西汉名臣贾谊的曾孙贾捐之。汉元帝倾向于武力镇压,于是让使侍中驸马都尉乐昌侯王商质问他说:“珠崖并入为大汉的郡县已经很久了,现在它公然反叛朝廷,你却说不应出击,助长蛮夷的嚣张气焰,损害先帝的功德,在道义上何以自处?”

面对王商的刁难,贾捐之结合当时的社会形势,耐心地分析道:君主圣贤与否不取决于国土大小,关键在于能否教化万民。尧、舜、禹、武丁、周成王这些古代明君圣主能够被人们所传颂,是因为他们能审时度势,不穷兵黩武开疆拓土,以礼乐安抚和教化百姓,才达到了人心安定、四海臣服的效果。

上图_ 刘奭(前74年—前33年),即汉元帝

他向汉元帝上奏《弃珠崖议》,把秦始皇的所作所为痛斥了一番:“兴兵远攻,贪外虚内,务欲广地,不虑其害”,导致 “天下溃畔,祸卒在于二世之末,长城之歌,至今未绝”。而本朝的汉文帝能够做到偃武修文,轻徭薄赋,生活节俭,爱惜民力,并且达到执法严明、政治廉洁的效果,可谓是非常贤明。汉武帝则是好大喜功,开疆拓土,往北将匈奴人驱赶到漠北,往南消灭南越、闽越等国设置郡县,往东并吞卫氏朝鲜,好不威风。结果怎么样呢?天下“寇贼并起”,“断狱万数,民赋数百”,野心之辈纷纷上场,文景之治的积蓄被挥霍一空。

贾捐之又从当下的实际出发,指出武帝晚年就已经国库虚耗,民财匮尽,经济实力大幅下滑。到了汉元帝登基的时候,关东地区发生大饥荒,百姓流离失所。如果这时候选择远征海南,不但需要耗费钱粮无数,而且海南当地毒虫蛇蝎太多,属于瘴疠之乡,将士们在当地不是累死就是病死,非战斗减员严重。最近这次镇压叛乱的过程中,朝廷花费了三亿钱和万余兵将的代价,依然没有完全平息事态,而花费这么多的代价就为了得到一块不毛之地和上面未开化的蛮族,实在是不值得啊。又不只是海南岛上才有犀牛角等宝物,上面的居民也只打鱼鳖,用处真的不大,放弃它并不可惜。而且汉民和那些骆越部族的矛盾也难以处理。贾捐之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建议朝廷放弃海南岛。

上图_ 贾捐之(?—前43)字君房,西汉著名政治家、文学家。

丞相于定国听了贾捐之的意见后也表示赞同,认为再如今关东大饥荒的情况下,不宜继续维持对海南的统治。汉元帝本就喜欢和儒生待在一起,如今听了贾捐之的一番“高论”,自然觉得很有道理,就采纳了他的意见,下诏放弃珠崖郡的建置。

贾捐之作为儒生代表,其出发点自然是站在爱惜民力、宣扬教化,反对穷兵黩武、征伐四方上的,考虑的也确实是当时西汉面临的现实情况。但是他一方面指责秦皇汉武搞的那些大工程劳民伤财,却没有看到他们为华夏扩展了巨大的战略空间。另一方面他不思考怎么好好治理海南岛,安定岛上人心,一味觉得岛上的部族都是化外之民,“人如禽兽”,不把他们真正当成华夏子民进行管理,从而主张放弃祖宗打下的领土,其眼光实在不长远。岭南古史研究专家胡守为先生对撤销珠崖郡的行为就有所批评,认为西汉统治者完全可以总结经验教训,安抚民众,妥善处理海南问题,而不是一昧地武力镇压。西汉统治者没有这么做,其历史局限性不言自明。

上图_ 汉代海上丝绸之路 标注处为合浦位置所在

到了东汉初年,汉伏波将军马援南下平定两广和交趾地区,但是新设置的合浦郡仅在名义上包括海南岛,实际上并未在岛上设置行政机构进行管理。三国时期,孙权派遣将军聂友校尉陆凯率兵三万试图占领海南岛。结果陆逊给孙权的报告与贾捐之如出一辙:“又珠崖绝险,民犹禽兽,得其民不足以济事,无其兵不足亏众。”将军全琮也不看好这次行动。见众人反对,孙权便命令军队撤出海南岛,海南又变成了一块无主之地。

西汉朝廷放弃海南的行政建制,和后来明朝放弃在安南设置郡县的做法有相通之处,都主要是因为派驻的地方官员横征暴敛、不恤百姓而激起当地人民对朝廷的不满和反抗。如果朝廷在征服当地的开始之时就能体恤民力,爱惜百姓,积极推动农业生产和风俗教化,那么成功消化和治理当地完全是可能的事情。可惜朝廷对海南真正用心的治理,还要等到几百年之后的隋唐时期了。

作者:铁骑如风 校正/编辑:莉莉丝

参考资料:

[1]《史记》《汉书》《资治通鉴》

[2]周振鹤、李晓杰、张莉 《中国行政区划通史(秦汉卷)》

[3]何海龙 《边缘之拓治——秦汉时期岭南地区的开发》

[4]杨东晨 《论先秦至秦汉时期岭南的民族及其经济》

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