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驾车,肇事逃逸,回顾07年武汉107国道8.25特大道路交通事故


发布日期:2022-07-24 02:31    点击次数:118


参考资料:人民交通出版社,交通运输部道路运输司编《道路运输事故典型案例评析一》

2007年8月25日是个星期六,G107国道(从吴家山通往孝感方向的107国道,全长32公里,是武汉通往北部省市的西大门)车流湍急(自该国道通车以来,每日的平均车流都在2.3万辆以上)。13时20分左右,一辆车牌号为鄂AN2536的加长重型半挂牵引车正由G107国道由孝感驶往武汉,驾驶员胡锋(持有效的A1/A2驾驶证和湖北省道路运输从业人员从业资格证)红着脸,一边开车一边打着酒嗝,在他身边放着一只一斤装的白酒瓶,里面还剩下二两白酒。这种状态下开车,至少一个酒后驾驶是跑不掉的,更何况当时半挂车的车速已经高达每小时87公里,而该路段对重型半挂牵引车的限速规定是不得超过每小时80公里。

看到这里,一场车祸的BUFF应该已经叠满了。

13时23分,当鄂AN2536重型半挂牵引车行驶至G107国道K1201+900处时,因为车速过快,驾驶员精神不集中,半挂车失控向左偏离了原本行驶的快车道,撞开了四个摆放在道路中央的钢筋水泥隔离墩后冲入对向快车道,与对面方向正常行驶的一辆车牌号为鄂A8G661的金龙海格大型客车正面相撞,撞击地点位于G107国道K1201+935处(1202界碑以北65米处)。随后两辆车同时失控,双双坠入了道路(武汉方向)左侧的一个水塘中。

幸亏是坠入了水塘,两车才万幸没有发生燃油起火和爆炸,但鄂A8G661号大型客车由于严重超员(核载33人,实载47人),又对突如其来的撞击毫无准备,因此车上的司乘人员伤亡惨重,包括驾驶员在内的16人当场遇难,另有29人不同程度受伤,其中10人生命垂危,只有2人侥幸幸免。但是在随后的送医抢救中,又有7人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不治身亡,剩余的22人经全力抢救先后脱离生命危险。

而撞车发生后,鄂AN2536号加长重型半挂牵引车驾驶员胡锋奇迹般地只受了点轻伤,可是他却没有打电话报警求援,而是直接弃车而逃,丢下了现场一群已经死了的和垂死挣扎的人不管不顾。直到8分钟后,才有好心的过路车辆上的人员目睹了事故的惨状打110和120报警和求救。

武汉东西湖区陈家冲村村民陈德领是最先一批赶到现场的人。当天中午,他正在住在G107国道边上的同村村民阎学武家吃午饭。两人正在推杯换盏之际,突然听到几声巨响,直接将他们从椅子上震到了地上,两人当即懵了,随即走出屋子来一看,只见一辆加长大货车栽进了屋子前的水塘。他们又跑到水塘另一侧,随即又看见一辆客车栽在水塘中,数名乘客一边喊着“救命啊”,一边在水里乱扑腾着,凄惨的喊叫声不绝于耳。

陈德领和阎学武来不及多想,立刻纵身跳下池塘去救人,此时其他村民也陆续赶来帮忙,水中的两人见到受伤的乘客就将他们或拉或推到岸边,由其他村民拉上岸。一些好心的村民主动到路上拦车,许多好心的司机也停下车将伤者直接送往最近的东西湖医院救治,不少受伤较轻的客车乘客就是在这些好心人的努力下脱险并保住了性命。

随后,民警、消防官兵和急救车(其中包括孝感市派出的两辆急救车)也相继赶到现场。交警指挥来往的车辆谨慎通行。17时许,现场的搜救工作基本完成。因为怕有遗漏,最后八名消防官兵手拉手跳进塘中,形成一道人墙慢慢用脚在水中搜索,最后确认水塘里已经没有落水人员。

事后,陈德领是这样回忆救人的场面:“那场面很惨,也很感人。”

至此,这起事故总共造成鄂AN2536号加长重型半挂牵引车和鄂A8G661号大型客车报废,死亡23人,受伤22人,直接经济损失644.32万元。构成一起道路交通特别重大事故。

接到事故发生的报警后,湖北省政府立即启动了重大道路交通事故应急救援预案。省委书记,省长当即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全力抢救伤员,做好善后处置工作,严肃认真处理事故。湖北省副省长任世茂,武汉市委书记苗圩,武汉市市长李宪生等领导干部立即率省公安、安监、交管、卫生、民政等部门有关人员赶赴现场,组织指挥抢险救援并分头赶赴医院探望和慰问伤员,孝感市有关领导也赶到现场协调相关工作。

根据湖北省省委、省政府的指示, 梅干菜扣肉现场迅速成立有关事故调查及善后工作专班,处理事故善后以及准备开启调查程序。事故现场成立了由湖北省政府副秘书长为组长,省安监局、省公安厅、省交通运输厅、省监察厅、省总工会等单位参加的G107国道“8·25”特别重大道路交通事故调查组,并邀请湖北省检察院派员参与调查工作。

事故路段位于G107国道武汉段,现场呈南北走向,为分车分向式道路,双向四车道,路中心的双黄实线之间放置有钢筋水泥的中间隔离墩,路面标识画线都符合相关规定要求。沥青路面在事发时路面干燥平坦,不存在道路湿滑的可能。

对鄂AN2536号加长重型半挂牵引车和鄂A8G661号大型客车残骸的检查中,调查人员排除了鄂A8G661号大客车本身机械故障的原因导致车辆失控的可能,换句话说,在事故发生之前,鄂A8G661号大客车都处在正常行驶的状态。

但是,在检查鄂AN2536号加长重型半挂牵引车时,发现该车存在超重行驶的情况,载重的货物超过最大载重上限的20%,且半挂牵引车的底盘和车桥存在受压过重的情况,按道理这样的车是不能允许上高速公路的。而在鄂AN2536号加长重型半挂牵引车的驾驶室内发现了还剩二两白酒的白酒瓶时,调查人员就怀疑事故的原因是鄂AN2536号加长重型半挂牵引车驾驶员涉嫌醉酒驾驶不具备上路技术状态的车辆所致。

根据驾驶室内遗留的胡锋的驾驶证、行驶证,湖北省公安厅和武汉市公安局认定胡锋涉嫌醉酒驾驶,是造成本次特别重大交通事故的重大嫌疑对象,于是布置了对胡锋的抓捕工作。

8月25日当晚,彻底醒酒并自知罪孽深重的胡锋向武汉警方投案自首。以下是他的供词笔录:

2007年8月25日早上,我驾驶重型半挂牵引车从汉阳经107国道到孝感市的一个家具厂拉货,于8时30分至9时左右到达。在停好车、等工人装货时,我因为还没吃早饭,就出厂门买了一碗炒粉,回到厂区内的小卖部买了一瓶沱牌酒,然后就在小卖部边吃边喝,当时喝了约二两。11时30分左右,我又和另外两名来这个厂拉货的驾驶员外出在一个流动摊贩处买了三份盒饭,在回厂区小卖部边上吃盒饭时,我又拿出早上没喝完的白酒,我还让另外两人喝来着,他们说要开车,不喝。所以我就一个人边吃边喝,直到把瓶中的酒喝得就剩下不到二两。吃完午饭后,我觉得口渴,又到小卖部买了两瓶啤酒喝了,然后才开车回武汉。

在出事前,我可能酒劲上头了,所以也不知道自己把车往哪里开,一直到我撞到了对面那辆客车的时候我的脑子都是懵的,等到车冲到水塘里后我才稍微清醒过来。我当时害怕极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想赶快离开,所以我就跑了。

调查组确认,鄂AN2536号加长重型半挂牵引车驾驶员胡锋存在酒后驾驶外,还存在超速驾驶,且在事故发生后弃车逃离事故现场。

其行为违反了《道路交通安全法》第22条第2款“饮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或者患有妨碍安全驾驶机动车的疾病,或者过度疲劳影响安全驾驶的,不得驾驶机动车”;第42条第1款“机动车上道路行驶,不得超过限速标志标明的最高时速。在没有限速标志的路段,应当保持安全车速”;第21条“驾驶人驾驶机动车上道路行驶前,应当对机动车的安全技术性能进行认真检查;那不得驾驶安全设施不全或者机件不符合技术标准等具有安全隐患的机动车”;第70条第1款“在道路上发生交通事故,车辆驾驶人应当立即停车,保护现场;造成人身伤亡的,车辆驾驶人应当立即抢救受伤人员,并迅速报告执勤的交通警察或者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因抢救受伤人员变动现场的,应当标明位置。乘车人、过往车辆驾驶人、过往行人应当予以协助”的规定。

胡锋在事故发生后在对方客车人员伤亡惨重,事故现场一片混乱,却不积极采取措施,不依法报警、保护现场、等候处理而私自逃离事故现场。延误了现场宝贵的抢救时机,致使很多伤者得不到及时救治而伤重身亡,从而加重了其违法犯罪行为的后果。

于是在当晚,胡锋被武汉市公安局以涉嫌交通肇事罪刑事拘留。最终,胡锋因交通肇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被终身吊销机动车驾驶证。

8月26日,鄂A8G661号客车死难和受伤乘客的家属赶到武汉市,在收治伤员最多的东西湖区人民医院,伤者家属们见到了自己受伤的亲人,在得知他们的脱险过程后都十分感动,多方打听前一天救助亲人的好心人的情况,表示要当面致谢。死者家属赶到武汉市殡仪馆,认领了死者的遗体,并和事故善后处理小组接洽后续的善后抚恤和赔偿事宜,家属情绪总体稳定。

与此同时,调查还在进行。除了确认本次事故的直接原因是鄂AN2536号加长重型半挂牵引车驾驶员胡锋酒后超速驾驶;鄂A8G661号大型客车也存在极大的问题。

根据幸存的乘客回忆:2007年8月25日,鄂A8G661号客车在水厂客运站附近的解放大道与新合新村路口载满了31名乘客(按规定应当进站载客),在开车前,驾驶员又在座位中间的过道上放了一排塑料小方凳,随后客车沿着解放大道向孝感方向行驶,在城区行驶途中停靠了两次,又先后拉了14人,使得核载33人的客车实载了47人。

客车的行为违反了《道路交通安全法》第49条“机动车载人不得超过核定人数”的规定,加重了事故的损害后果。如果客车按照规定的客运路线行驶,就未必会遇到鄂AN2536号加长重型半挂牵引车,因此鄂A8G661号客车的驾驶员对这起事故负有重要责任,但因为驾驶员已经在事故中遇难,故不再追究刑事责任。

调查还发现,相关运输经营方不落实安全措施、违规违法经营,相关监管部门安全监管不到位,也是造成事故的重要因素。

鄂AN2536号加长重型半挂牵引车的车主在未与某集装箱运输公司续订租赁协议的情况下非法使用该公司的道路运输经营资质从事营运活动。也未对驾驶员胡锋尽到安全教育管理职责,胡锋在事发前半年已经因为多次违章累积8分,车主对此也不闻不问,是导致事故的根本性的背后原因。为此,鄂AN2536号加长重型半挂牵引车的车主被公安机关采取刑事措施(具体判罚不详)。

某集装箱运输公司对租赁车辆的管理存在漏洞,尤其对重型半挂牵引车的转让缺乏监管,使得鄂AN2536号加长重型半挂牵引车实际处在失管状态;另外还存在机动车、驾驶员安全台账不全、租赁车辆驾驶员安全学习不落实等问题,对半挂车车主违规使用公司的道路运输经营资质从事运营活动也不闻不问,对事故的发生有直接的管理责任。为此,某集装箱运输公司被吊销道路运输经营资质一年,并责令限期整改。相关人员也收到相应的处罚并勒令承担部分的事故赔偿责任。

另外,相关公路客运交管企业存在管理混乱,制度不落实,隐患不治理,所属的客车长期不进站经营而是违规在站外随意拉客,导致超员等违规现象屡禁不止。甚至在明知客车长期不进站经营的情况下为了一己之私利出具虚假的《车辆进站经营协议》和《售出客票登记表》,协助其骗取营运线路的行政许可,蒙骗上级管理部门,对事故的发生负有直接的管理责任。相关渎职的工作人员被采取刑事措施(具体判罚不详),另有三十多名相关人员收到了行政警告至行政撤职不等的行政处分。

另外,调查组还组织了有关专家对G107国道武汉段为何事故频发进行专门开会论证,找出车祸频发的根源:近几年来,事故路段两侧的经济发展十分迅速,除了农业经济外,加工工厂、物流配送、机电制造等也迅速成长起来,使得这条路更加繁忙。相关路面的39个出口没有一个是立交,各种车辆随意出、随意进。加之外地大卡车车速快,一旦遇到紧急情况,司机处理不及时,就会出现越线撞击,这4年来出现的大事故多是此类情况。该段路已经让很多驾驶员闻之色变,直称这是死亡公路。

武汉市的交通安全管理专家分析后认为,特大事故经常出现的主要原因,多发生在行人和三轮穿行、车速过快等紧急情况下,大卡车避让不及首先撞击到隔离墩,隔离墩再次撞到对方路面的客车的情况下,造成大量亡人事故。

为了彻底解决这个问题,武汉市交管局会同省市有关交通建设、交通安全专家,到该路段实地考察,经过反复论证,决策拆除该路段全部原有的钢筋水泥隔离墩,修建一道30多公里长的混凝土隔离墙(地下埋深50厘米、底部宽50厘米、地上高1米、顶部宽20厘米),以彻底解决车辆撞击隔离带后会冲入到对向车道造成更大事故的问题。还能在夜间遮挡有效遮挡双向行驶中对向行驶过来的车辆的远光灯,不至于使司机受强光刺激后而“盲开”。

最后,调查组提出了如下的安全建议:

要求交管部门加大对酒驾行为的查处力度,以及对酒驾醉驾造成的严重后果的宣传力度,要让驾驶员们从根本上认识到酒驾是一种严重的犯罪行为,从尊重、珍爱、敬畏自己和他人生命的高度来认识酒驾醉驾造成的危害。

要求客运主管部门严查客车超员超载的问题,以及不进站上下客的问题;公路交警应加大对客车超员现象的巡查力度,以零容忍的姿态发现一起、坚决查处一起。

要求公安部门要加大对肇事逃逸等犯罪行为的打击力度,尤其是在发生重特大交通事故后的肇事逃逸必须从重从严处理,坚决不给这一犯罪行为生存空间。

要求运输管理部门要加大对运输企业的管理,落实安全责任,及时处理安全隐患。对习惯性违法的驾驶人员要加强教育,对屡教不改者要坚决辞退,确保运输安全。